柳荫之下⭕

没有粮,饿死

今天的监管者们要做精致的猪猪男孩!

严重ooc!!!只是满足私心的沙雕脑洞!!!有少量佣杰!!!
感觉被我们班那些精致的小伙子打败了
你们才是女孩子吧
我应该是生错性别了
顺便at一下dalao,可以说是他那个条漫的后续吧。 @吾名依题意233



ready?




GO!

        杰克,作为监管者里的颜值担当[?]一直秉持一个坚定的信念。
        男孩子!不精致一点怎么行!
        于是,庄园里的每一个人经历过被脸上敷着面膜,眼睛盖着黄瓜,手上晾着指甲的杰克吓到的神奇体验。
        医生小姐曾经冒着被送上天的危险去近距离观看了一下监管者的皮肤[等等!带着面具的你怎么看?不会是……默哀默哀],然后一边被绑上椅子一边呐喊“杰克你到底是男是女!你说啊!说啊!告诉我!你皮肤比我都好!凭什么!为什么!好歹把你保养的方法告诉我!人要学会分享!”最后好像暴露了什么呢,艾米丽小姐。
        对于小姐几近癫狂的怒吼,杰克无奈的将人送上天“这是秘密。”
        开玩笑,护肤秘方是能瞎说的吗?
        后来有一天,杰克意识到。
        不能只有自己一个如此精致,不然在这群直男里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这太尴尬了。
        从那以后,杰克的工作除了送人上天,又多了一项[寻找一个可以一起精致的蓝孩子]
        “求生者?不不不不不行,那些人都是个顶个的直男。聊不来,带不动,下一个。特别是那个佣兵,讲不了两句话就会讲到床上去的,我现在腰还挺疼。”
       “同事吧……我觉得布星,没有理由,就是布星。”
         杰克陷入了沉思“庄园这么大,难道一个精致的人都没有?”
         直到那一天,杰克看见了摘下面具的裘克。他感觉世界都明亮了!
         我旋转!我激动!我要下楼跑圈!千年等一回!那个命里的好姐妹[?]他出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杰克似乎对安利裘克来护肤充满热情和执念。
          “裘克!我买了新的面膜!你的肤质可以用!”
          “裘克!这个精华挺不错的你要不要试试!”
          “裘克!你昨天熬夜抓人了是吧!熬夜以后一定要擦这个面霜!”
         裘克感到非常茫然无措,除了不停拒绝,还要思考一下人生“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护肤?做个糙汉子挺好的我觉得。”
         裘克以为自己会一直糙下去,杰克以为自己是无法安利这个直男了。
         后来一天的下午,决定垂死挣扎一下的杰克将裘克拉进房间,想生米煮成熟饭,不对不对,是让这个直男感受到护肤的魅力。
         结果,裘克一进房间,面膜精华面霜他全没看见,只看见了角落的一排指甲油。
       “我可以试一试那个吗?”
          尴尬,真tm尴尬。老子以为你是个糙汉,结果,你tm喜欢指甲油。
          即使心里有那么一丝尴尬和愤怒,但是喜悦还是占据了大半,杰克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裘克洗了个手,修了个指甲,拿起透明的指甲油打算动手。
         “等一下,我想要那个红的,那个好看。”
            日哦…兄弟你那么骚吗?好好好,你骚,慢慢骚,我一定把你打造成这个庄园最靓的仔。
            事实证明,糙汉为什么还是糙汉,是因为他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精致 。
             裘克的手很好看,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就更好看了,又加上杰克恶趣味的镶了钻,就不是好看了,是骚,是浪。
            很好,非常好。自从指甲油安利成功以后,杰克乘胜追击,迅速将裘克培养成了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面膜手膜精华无不精通,甚至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庄园又多了一个精致的蓝孩子,实在是可喜可贺呢。


搞个小剧场:
律师正在辛苦的破译着密码,裘克悄悄靠近,没有动手,但似乎在思索什么。
等到密码破译完成的时候,灯亮起的那一瞬间,裘克冲了出去,立刻………………伸出手
镶了钻的指甲亮晶晶的,眼睛可疼了。
律师受到一万点法术伤害,效果:失明。
        

         

隐藏的爱

咳咳,这里是柳下,第二次发文,还是打算发刀,但是我是亲妈!!!依旧小学生文笔……请别介意。[]里是心理活动阿鲁!也许OOC注意!
梗:花吐症

以下正文:
    鬼狐天冲发现自己有一些不对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在意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名叫莱娜的女孩。想触碰到她的心灵,看到她的表情,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可是由于那厚重的面具作祟,自己唯一能够得到的,只有她好听的声音。于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鬼狐开始讨厌鬼天盟的面具了。
    这样的想法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一天清晨,鬼狐是被喉咙里那种堵塞感弄醒的。刚刚坐起来,一阵剧烈的咳嗽让他不适,回过神来一看,床上多了几片小小的白色花瓣,是雏菊。自己这是怎么了?花吐症鬼狐也略知一二,自己爱上了谁吗?再细细想来,或许是莱娜吧。可是莱娜对他是什么感觉?彼此都心知肚明,那个女孩于他,只是崇拜和忠诚罢了。于是,鬼狐就将病情隐瞒了下来。[即使命不久矣,也要想办法提升各位排名,至少,也要让莱娜能够变的更强。]
     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鬼狐的病情更重了,吐出来的除了花瓣,还有整朵的花,甚至花上还有一些血丝。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发现,鬼狐只得足不出户,靠视频或者信件来发号施令。每次感觉到莱娜的关切,他总是会想法子避开。[这会令我产生错觉,产生你喜欢我的错觉。但是我们彼此都知道,这不可能。]
    又是一个月过去,鬼狐的病情越来越重,连动一下嘴里都会满是泛着清香的雏菊。他现在已经连联系他人都做不到了。只能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出花来。[我这是…要死了吧?]当他安心地闭上眼,准备迎接死亡的那一刻,一个人推门而入,正是鬼狐日思夜想的人。此时的她,摘掉了面具,露出清秀的面庞。“鬼狐大人,这是?”莱娜面对一屋子的花和花瓣有一些不知所措“别!咳咳!别过来!”鬼狐用尽力气喝止住了想进屋的人,他现在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歪在床沿,嘴里还在不停的吐花。第一次,莱娜没有听他的话,冲进屋里扶住鬼狐。“对不咳咳…起…莱娜…我可咳能要死了…咳”莱娜的眼睛了立刻泛起水雾“瞎说什么!大人!不管是什么病!我们都会想办法治好的!无论……”鬼狐摆摆手,示意不用再说了。他靠在莱娜的怀里,闭上眼睛“我有点累了”没有关好的门吹进来一阵风,花瓣飞舞。鬼狐睁开眼,又闭上了。不过这次,他再也没有睁过眼。[幸好,你来找我了。幸好,我能在你的怀里死去。要是有来生,我希望我还能喜欢上你,你也能喜欢上我]

消失的人

emmmmm这里是柳下,第一次发文什么的,小学生文笔,可能会OOC请不要介意【土下座】
梗:带着爱意去拥抱喜欢的人,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就会消失。
不知道算糖还是刀……特别垃圾……请不要介意
cp见tag……一句话瑞金还是打吧……
以下正文开始

    雷德喜欢嘉德罗斯,一个机器人,喜欢上了一个神。于是雷德总是神经跳脱的去和嘉德罗斯开玩笑“老大,你抱我一下好不好啊!”得到的回答总是一成不变的一句“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除非你很想消失。”每次都这样一来一往,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
    嘉德罗斯喜欢格瑞,或许是因为大赛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一种惺惺相惜吧,嘉德罗斯对格瑞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就连看格瑞的眼神都有一丝不对。不过这种微妙,只有祖玛看了出来,却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这样过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嘉德罗斯找到了格瑞“格瑞!抱我一下吧。”格瑞转过身,看着这个飞扬跋扈的第一名,拒绝的话脱口而出“不行,你会消失的。”得到拒绝的嘉德罗斯似乎也不恼怒“哼,那下次见到你就又是一场战斗了,做好准备吧,渣渣!”
    几天以后,雷德一个人在大厅里晃来晃去,无意间看见了格瑞,还有那个叫金的家伙。金好像有点扭捏,声音细微到基本听不见“格瑞…如果我抱你,我会消失吗?”对面的人没有回答,只是走上前用力的抱住了金,坚定的回答“不会,永远不会。”
    目睹了一切的雷德,赶忙跑了回去对祖玛手舞足蹈的讲述事情的经过,还不忘发出一句感叹“还真是没想到啊!格瑞会和那个叫什么,哦!金的在一起!”然后完全忽视了站在一旁脸已经黑了的嘉德罗斯。
   “哎!老大!你来了啊!知道吗!格瑞和金拥抱了!但是谁都没有消失!”“嘁,那些渣渣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老大!抱我一下好不好!”雷德又开始开玩笑了,可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嘉德罗斯只是冷冷的回应“想抱就过来。”嘉德罗斯或许是这么想的[雷德喜欢这么说也是因为他神经大条吧,不会是因为真的喜欢我,干脆我就顺了他的意,这样他以后就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了。]可是,当两人相拥的那一刻,雷德的身影却在渐渐消失。“雷德,你真是没用。”“嘿嘿”已经半透明的身影抬手搓搓鼻梁“果然如此啊……”